劳动争议公报案件整理(下)

9、龙建康诉中洲建筑工程公司、姜建国、永胜县交通局损害赔偿纠纷一审案

关键词:

承包、雇佣关系、民事责任

案情概要:

1998年11月8日,被告中洲公司以其名义,向被告交通局承包了过境线工程,双方签订了书面合同。11月25日,中洲公司又与被告姜建国签订施工合同,将此工程交姜建国具体负责施工管理。随后,姜建国便雇了原告龙建康为该工程制作和安装钢筋。该工程施工至1999年1月16日,姜建国发现龙建康制作安装的钢筋架不符合规定,便要求返工及校正。返工时,龙建康的弟弟龙建生在东边用手锤把撬钢筋架的底盘钢筋,龙建康在西边捆扎钢筋。由于竖立的钢筋架无任何安全保护设施,在龙建生撬底盘钢筋时发生向西倾倒。龙建康见钢筋架向自己方向倒来,即用双手去撑倾倒的钢筋架。因钢筋架过重,龙建康未能撑住,致使龙建康被倒下的钢筋架砸伤,造成腰椎压缩性骨折并截瘫。经永胜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鉴定,龙建康的伤情被评定为二级伤残,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争议焦点:

哪些被告要承担责任

一审法院判决:

被告中洲公司赔偿原告龙建康医疗费、误工费、住院护理费、伤残生活补助费、继续治疗费,被抚养人生活费、交通费、鉴定费、残疾者今后护理费合计163799.33元,扣除姜建国已支付的20240元,剩余143559.13元,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一个月内偿付。

主要观点:

被告中洲公司是经国家批准有资格承包建设工程的企业,在用人时应当承担宪法和劳动法规定的提供劳动保护、对劳动者进行劳动就业训练等义务。中洲公司通过签订《建设工程承包合同》,向被告交通局承包了过境线工程。作为该工程的直接承包者和劳动法规定的用人单位,中洲公司在将该工程转交给被告姜建国具体负责施工后,没有履行宪法和劳动法规定的上述义务,也未对姜建国的工作情况进行监督管理,因而引起工伤事故的发生。对此,中洲公司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姜建国在聘用了劳动者以后,只给劳动者泛泛地讲些劳动时的注意事项,并未认真进行劳动就业训练就让劳动者上岗。在劳动过程中,姜建国也只是提供了搭架用的材料,并不督促和指导工人采取有效的安全防护措施。特别是在看到钢筋架没有安全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姜建国还指挥工人返工,这种不顾劳动安全的违章行为是导致此次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因此,姜建国对此次事故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由于中洲公司是过境线工程的承包人,姜建国与中洲公司是内部承包关系,所以姜建国不能在本案中直接承担民事责任。中洲公司在对原告龙建康承担了民事责任后,可另行追究姜建国应当承担的责任。

被告交通局是过境线指挥部工程的发包方,既不是劳动合同中的用人单位,也不是雇佣合同中的雇主,与原告龙建康不存在直接的法律关系,且对龙建康所受工伤过错责任,故不应在本案中承担民事责任。


 

10、上海冠龙阀门机械有限公司诉唐茂林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案

关键词:

虚假学历、违法解除

案情概要:

被告唐茂林系上海市外来从业人员。2002年3月1日唐茂林进入原告冠龙公司从事销售工作。入职时,唐茂林向冠龙公司人事部门提交了其本人于2000年7月毕业于西安工业学院材料工程系的学历证明复印件,双方签订了期限为2002年3月1日至同年12月31日的劳动合同,合同约定2002年3月1日至同年8月1日为试用期,此后双方每年续签期限为一年的劳动合同。2008年12月23日,原、被告双方签订《劳动合同补充协议》,约定原劳动合同有效期限顺延至2011年12月31日。2010年6月28日,冠龙公司向唐茂林出具退工证明,但唐茂林不同意接受,2010年7月2日唐茂林收到冠龙公司的律师函。此外,在2008年8月,唐茂林的上级主管领导马玉新(冠龙公司华东业务部经理)通过他人举报得知并证实唐茂林存在学历造假一事。2008年12月1日后因工作调动,唐茂林所在辖区不再受马玉新管理。

仲裁观点:

一、冠龙公司应一次性支付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009年第四季度奖金(提成)差额、2010年第一季度奖金(提成)、2010年第二季度奖金(提成)合计人民币235771.29元:

二、唐茂林应一次性返还冠龙公司2009年12月25日的业务费暂支款、2010年5月31日购买茶叶暂支款、2010年5月31日的工作站房租押金、2010年2月11日的借款、汽车保险费合计人民币29197.75元;

三、对唐茂林的其他请求事项,不予支持;

四、对冠龙公司的其他请求事项,不予支持。

争议焦点:

被告唐茂林在入职时向原告冠龙公司提交虚假学历证明的行为,是否构成冠龙公司合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理由之一。

一审法院判决:

一、原告冠龙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被告唐茂林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009年第四季度奖金(提成)差额、2010年第一季度奖金(提成)、2010年第二季度奖金(提成)合计人民币235771.29元;

二、被告唐茂林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冠龙公司2009年12月25日暂支的业务费、2010年5月31日暂支的工作站房租押金、2010年4月23日支取的工作站租房款、汽车保险费合计人民币11463.75元;

三、驳回原告冠龙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判决:

一、维持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2010)嘉民四(民)初字第418号民事判决主文第二项:

二、撤销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2010)嘉民四(民)初字第418号民事判决主文第一、第三项;

三、上诉人冠龙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被上诉人唐茂林2009年第四季度奖金(提成)差额、2010年第一季度奖金(提成)元、2010年第二季度奖金(提成)合计人民币53905.29元;

四、上诉人冠龙公司要求不支付被上诉人唐茂林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请求予以支持。

一审主要观点:

欺诈的认定标准之一为相对方是否知晓真实情况。原告冠龙公司的马玉新系管理公司华东地区所有办事处的业务部经理,其对所辖办事处员工招聘、解聘等工作系其代表公司的职务行为。2008年12月,在马玉新知晓被告唐茂林提供虚假学历的情况下,仍然作出与其续签劳动合同的决定,表明冠龙公司已经知晓唐茂林学历造假仍继续予以聘用,即不予追究唐茂林提供虚假学历的行为。且冠龙公司对销售人员的学历设置准入资格应为保证销售人员的工作能力,唐茂林于2002年进入冠龙公司后双方一直续签劳动合同的事实亦从侧面证实冠龙公司对唐茂林的工作能力予以认可,故冠龙公司主张唐茂林欺诈的理由不能成立。

二审主要观点:

被上诉人唐茂林在入职时提供虚假学历并做虚假陈述的行为显然已经构成了欺诈。但唐茂林于2008年12月底与上诉人冠龙公司续签劳动合同时是否构成欺诈存有争议,此问题关键在于续签劳动合同时冠龙公司是否知晓唐茂林学历造假一事并作出了错误的意思表示。首先,唐茂林提供有马玉新的录音资料,欲证明续签合同时公司已知道其提供虚假学历一事,但上述录音有许多语意模糊的地方,并不足以证明马玉新已经将唐茂林伪造学历之事告知冠龙公司。第二,冠龙公司提供的马玉新的书面证言称因工作调动未将唐茂林学历造假之事上报公司,亦未对此事作出处理。虽马玉新系冠龙公司管理人员,与公司方有一定利害关系,但该证据不是唯一证据,其证明力可以结合其他证据综合判断。第三,冠龙公司提供的调令显示,冠龙公司与唐茂林续签劳动合同之前,马玉新确实已调任他处。第四,唐茂林2009年填写的人事资料卡“教育程度”一栏仍填写为西安工业学院材料工程系。综合双方当事人举证情况分析,可认定唐茂林对其入职时提供虚假学历一事一直采取隐瞒的态度,唐茂林亦无证据证明其提供虚假学历之行为已为冠龙公司知悉并已获得了谅解,故唐茂林在2008年12月续签劳动合同时仍然构成欺诈。唐茂林提供虚假学历之行为亦系冠龙公司规章制度严令禁止,冠龙公司依据企业的规章制度与唐茂林解除劳动合同,系其依法行使管理权的体现,亦无不可。


 

11、上诉人王新春因与被上诉人长沙旺峰鞋业有限责任公司事实劳动关系争议一案

关键词:

事实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

案情概要:

旺峰公司的前身为春华公社农机厂,系长沙县春华镇政府开办的集体企业。1998年5月,企业改制,企业名称变更为现在的旺峰公司,企业性质则变更为私营有限责任公司。公司于2007年2月全线停产,职工全部回家。2007年6月底,因偿还所欠银行借款,公司所有的资产(包括厂房和机器设备)被法院依法处置抵偿了债务。至此,公司已名存实亡。2007年7月,经长沙县春华镇政府出面,旺峰公司用所得拍卖款优先支付了所欠职工2007年2月份的工资,但未支付经济补偿金。

王新春于1985年5月18日即进入春华农机厂工作,后企业虽历经名称的变更和企业性质的改变,但王新春仍一直留任更名和改制后的企业工作,直至2007年2月因旺峰公司停产才离开公司。2007年7月,王新春仅领取了旺峰公司发放的所欠其2007年2月份的工资,未领取经济补偿金。

王新春于1998年至2007年2月在旺峰公司工作期间,与其他所有在职职工一样,均未与公司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王新春在上班期间接受公司的管理,完成公司交给的劳动任务,并领取劳动报酬,双方依劳动法的有关规定享有权利和履行义务。

仲裁观点:

以“不属劳动争议受案范围”为由,未予受理

争议焦点:

原告包利英在被告申美公司处的工作年限应自何时起算。

一审法院判决:

驳回王新春对旺峰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观点:

本案王新春与旺峰公司之间虽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公司生产也不持续,但王新春从1998年起至2007年2月止在旺峰公司工作,工作期间,王新春服从公司的行政管理,完成公司交给的工作任务,从而获取劳动报酬,双方已经形成事实上的劳动关系。现双方基于劳动关系解除后经济补偿金以及额外经济补偿金的支付问题而发生的争议,依法应当属于劳动争议,而非劳务关系纠纷。

旺峰公司并未以任何形式告知王新春已与其解除劳动合同,且停产也不等同于劳动关系已解除。因此,不能认定2007年2月为本案劳动合同解除的时间。旺峰公司于2007年7月优先发放所欠王新春等多名职工2007年2月份的工资后,虽未向王新春下达书面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书,但双方的劳动合同事实上已无法再继续履行。因此,应认定本案劳动合同关系解除的时间为2007年7月,而不能认定为旺峰公司下达书面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书之日或王新春主张权利之日。

王新春应于劳动争议发生之日起60内,即2007年9月以前向长沙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而长沙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不予受理申诉通知书上已注明,王新春提出申请的时间为2007年10月12日。在此时效期限内,王新春亦未提供证据证明有不可抗力或者其他正当理由而导致时效中断的事由。因此,王新春向长沙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已远远超过60日的仲裁申请期限。

二审法院判决:

一、撤销湖南省长沙县人民法院(2007)长县民初字第1508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王新春对长沙旺峰鞋业有限责任公司的起诉。

二审法院观点:

王新春于2007年8月26日以旺峰公司法定代表人于建佳个人为被诉人向长沙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争议仲裁。

王新春与旺峰公司劳动争议纠纷需先由长沙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予以仲裁;如双方当事人对仲裁裁决不服,才可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12、唐卫东与招商局物流集团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招商局物流集团湖南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再审案

关键词:

工资、违法解除、加付赔偿金、连带责任

案情概要:

2010年11月1日,唐卫东与长沙公司签订一份《劳动合同书》,该合同书约定合同期限为2010年11月1日至2011年11月2日。2011年7月27日,长沙公司因故撤销三一项目部,决定内部调整唐卫东的工作岗位,向唐卫东送达了《员工内部调动通知》,唐卫东签字同意。2011年8月29日,唐卫东向长沙公司递交《关于请求协商解除劳动合同的报告》,要求与长沙公司解除劳动合同,但双方没有达成解除劳动合同的协议。9月1日以后,唐卫东再未到长沙公司上班,也未办理请假手续。

仲裁观点:

一、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加班工资5800元;

二、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交通补贴128元和通讯补贴100元;

三、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赔偿金3000元;

四、对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

判决长沙公司支付唐卫东2011年8月份工资差额1330元、7月份交通补贴差额32元、8月份交通补贴20元、7、8月份通讯补贴200元、中秋节福利200元、国庆节福利200元、9、10月份伙食补贴200元、加班费5800元,共计7982元。

一审法院观点:

唐卫东提供的能证明其主张的双方约定工资为每月3000元的《关于劳动合同书的补充与说明》,落款处加盖的是与其无劳动关系的湖南公司的公章,且其指明的该文本的提供者张建国表示从来没有见到过该《补充与说明》,故对于该证据法院不予采信,所以唐卫东的工资并不能按照所谓约定的每月3000元计算。

长沙公司与湖南公司是两家独立的公司,虽拟合并,但至今没有正式合并,湖南公司没有承继长沙公司的权利和义务,唐卫东与湖南公司没有实际的用工关系。

湖南公司于2011年9月23日所作的《关于对唐卫东旷工处理的通报》,一则因为处理决定的主体不适格,二则因为书面处理《通报》并未送达给唐卫东签收,故该处理通报并未对唐卫东产生除名而解除劳动合同的法律效力。唐卫东后来的行为虽然属于旷工行为,但是长沙公司未依法定程序作出处理决定,更未向唐卫东送达书面处理决定,仅仅以电话形式通知唐卫东已经对其作出除名处理决定,已经构成了违法解除劳动合同。

二审法院判决:

发回重审

再审法院判决:

一、撤销湖南省长沙县人民法院(2012)长县民重字第00377号民事判决;

二、招商局物流集团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支付唐卫东岗位工资10005.69元;

三、招商局物流集团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支付唐卫东加班费9550.85元;

四、招商局物流集团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支付唐卫东节日福利、交通补贴、通讯补助828元,年度奖金5530元;

五、招商局物流集团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支付唐卫东因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6000元;

六、驳回唐卫东的其他诉讼请求。

再审法院观点:

本案争议的焦点有五个:

一、本案审理范围问题;

唐卫东在重审的诉讼请求“请求判决确认劳动合同第二项、第五项第一款因违反法律规定无效”、“请求判决被告人为原告缴纳恢复劳动关系期间的社保和公积金”、“请求长沙公司承担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损害赔偿金44316元”,系增加的诉讼请求,且与仲裁事项不具有不可分性,超出本案审理范围,本案对其不进行审理。

二、长沙公司解除唐卫东劳动合同的行为是否违法,应否继续履行合同;

长沙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2年3月8日以长劳仲案字(2012)088号裁决书裁决,已经确认长沙公司违法解除的事实,并进行了处理,该公司亦未就此提起诉讼,视为长沙公司对违法解除的事实予以认可,

三、长沙公司应否支付唐卫东工资、加班费、节日福利、年度奖金及其数额;

根据社会保险征缴相关政策规定,社保费用征缴没有完全按照实际工资缴纳,而是以湖南省社平工资为基础并计算比例等缴纳,该数额不能作为公司支付给唐卫东工资的实际依据。长沙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唐卫东月工资为3000元后,长沙公司未依程序提起诉讼,本院视为其对此工资标准予以认可。

四、长沙公司应否支付唐卫东加付赔偿金;

只有在经过劳动行政部门的行政前置程序后,用人单位仍然逾期不支付的,才需向劳动者加付赔偿金。本案中,长沙公司拖欠唐卫东的工资、加班费等,唐卫东并没有经过前置程序,本院依法对唐卫东要求长沙公司加付赔偿金的诉讼请求不予审理。

五、湖南公司应否承担连带责任。

长沙公司领取了营业执照,唐卫东与长沙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建立劳动关系。长沙公司系法律规定的独立对外承担责任的用工单位。因此,对唐卫东要求湖南公司共同承担责任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13、宜昌市无线电厂诉卢玲等四人终止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案

关键词:

合同到期终止、缴纳社保

案情概要:

1988年11月至1989年12月期间,原告无线电厂分别与被告卢玲、倪亮、刘珊签订了为期五年的劳动合同。被告何国香在1987年与宜昌市旭光棉纺织厂签订了为期五年的劳动合同,1992年调入无线电厂工作。

1995年5月,原告无线电厂按照实行全员劳动合同制的要求,制订出《宜昌市无线电厂全员劳动合同制实施细则》,经厂职工代表大会讨论通过。8月,无线电厂根据该细则,分别与4名被告签订了为期两年的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从1995年8月1日起至1997年8月1日止。合同到期后,无线电厂没有通知4名被告终止劳动合同,也未续签劳动合同,双方形成了事实上的劳动关系。1998年7月,无线电厂以双方所签订的劳动合同已到期为由,通知4名被告终止劳动合同关系。

仲裁观点:

无线电厂应与4名被告补签2-7年的劳动合同,并为4名被告缴纳社会保险金

争议焦点:

原告无线电厂与4名被告签订为期两年的劳动合同是否违背了实施细则的规定。

一审法院判决:

一、驳回原告无线电厂的诉讼请求;

二、原告无线电厂应当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组织被告倪亮、卢玲、刘珊、何国香补签2-7年期限的劳动合同。原告如不在规定的时间内签订,则按200元/月的标准支付4名被告的经济损失,并为4名被告缴纳社会保险金至所签订的劳动合同期限届满为止;

三、原告无线电厂应为4名被告补齐1998年8月至本判决生效前的社会保险金。

一审法院观点:

按照无线电厂制订并经该厂职工代表大会讨论一致通过的《全员劳动合同制实施细则》第六条第二项的规定,合同制职工应与无线电厂签订期限为5-10年的劳动合同。无线电厂与4名被告签订为期两年的劳动合同,不是4名被告的真实意思表示,且违背了上述规定,该合同中有关劳动合同期限的约定无效。

二审法院判决:

一、撤销一审民事判决;

二、上诉人无线电厂与被上诉人倪亮、刘珊、何国香之间存在的视为续订劳动合同关系,至1999年8月1日终止;无线电厂与被上诉人卢玲之间存在的视为续订劳动合同关系,至2000年7月30日终止。

三、上诉人无线电厂为被上诉人倪亮、刘珊、何国香补齐1999年8月1日以前欠缴的社会保险金,为被上诉人卢玲缴纳社会保险金至2000年7月30日止。

二审法院观点:

上诉人无线电厂制订并经该厂职工代表大会讨论通过的《全员劳动合同制实施细则》中,虽然有合同制职工应与无线电厂签订5-10年劳动合同的规定,但同时也规定如果本人自愿,职工可与无线电厂签订短期劳动合同,也可不与无线电厂签订劳动合同。因此无线电厂与4名被上诉人签订为期两年的劳动合同,并不违背该实施细则的规定。4名被上诉人应当知道。其在三年后提出不知道实施细则的具体内容,签订为期两年的劳动合同违背了其真实意思表示,没有任何证据证实,难以采信。无线电厂与4名被上诉人签订的两年期限劳动合同,是有效的。

 

2018-01-19